即便美杜莎的身体经过了反复的强化,在后者连绵不绝的攻势下,也渐渐濒临崩溃的边缘。腹部的创伤被几次三番的打击扯得越来越大,崩裂的创口几乎横贯了蛇姬的腹部。间或有奇怪的器官与金属部件,顺着伤口跌落出来。

而除了腹部的伤口,身上下其余部位,也被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被千幻九尾彻底玩弄在掌中的美杜莎并非不明白,此刻不能去主动预测幻想对手的攻势,来给操 弄幻术的后者以可乘之机。但是想要遏制这种近乎本能的思维方式,实在是件难以实现的事情。

观察和思考本身就是两件相辅相成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停止思考放空大脑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而只要她尝试去思考,就避免不了会给后者将幻觉变为现实的机会。况且即便此刻美杜莎真若主动停止思考,在这激烈的近战冲突之中,也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了。

此时此刻美杜莎已经隐隐的猜到了,千幻九尾采九儿使用的战术手段。模糊现实与虚幻的界限,这绝不是其领域森罗万象的真实面貌,最多只是其领域可能存在的能力之一。正是因为自己接受了对方的引导,按照对方给出的理论思考,才造成了这种局面。

自己的推测在某种程度上补完了对手的独立领域,而正是因为这是主动理解的结果,反而更加难以被打破推翻。越是想要找到破解的方法,越是陷入了自我补完的逻辑闭环。就这样千幻九尾在自己的帮助下,对自己使用了最为完美的幻术。

堪称阳谋的幻术,将释放流程和原理原原本本的告诉对手,再坐等对手的思维顺着这公开的流程,一点点步入难以挣脱的深渊。即便知道了问题的结症所在,她却完无法找出破解应对的手段。

到了这个地步美杜莎心里十分清楚,这场由自己挑起的对决,从幻术到肉搏都彻彻底底的失败了。再这样耗下去,就算是这副凝聚了老师隐士和自己多年心血的躯壳,也撑不了多久了。眼下当务之急,就是从这里逃出去。

然而这个原本是为了,将千幻九尾采九儿和伪神之躯任源两人从猎人组织的大部队中分割出来,而由美杜莎精心打造的战场。此时反倒成为了限制自己的牢笼。在数十米深的水面之下,堵塞了出口的卡戎成为了,所有想要逃离之人最大的阻碍。

尽管美杜莎有把握通过水下的伪神,所封堵的出口。但是面前一副誓要将自己斩杀当场的采九儿,显然不会放任自己离开。而若是强行命令卡戎介入平台上的战场,在解放了伪神之躯任源的情况下,逃跑成功的几率只怕也大不了多少。

且不说正且战且退苦苦支撑的蛇姬,这边采九儿心中也有些焦急起来。面前对手的顽强和棘手程度,也大大超出了她的预计。在拖延了这么久的情况下,还是没能打出决定胜负的攻击。仅就抗击打能力来算,面前的蛇姬已经足以和伪神级别相提并论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一对一对决,采九儿当然也不急于这一时。可是现在的自己,并没有稳扎稳打的余裕。平台下的水面波动的愈发激烈,任源和伪神卡戎的战斗,显然也正逼近尾声。而双方交战的结果,只怕并不会是她想要看到的局面。

“凤辉!”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美杜莎就势滚到平台边缘,也顾不上其他朝着水中大声吼道“快杀了她!”

然而正和任源玩着猫鼠游戏的伪神卡戎,并没有回应前者的呼唤。依然执著追击着在水下玩命奔逃的后者,一副不杀掉后者决不罢休的架势。

“这么快就彻底沉沦了,就知道指望不上那个废物!”美杜莎心中暗骂,回过身舞动双腕反攻追来的对手。借助虚幻误导狐女轻易避过了这番攻击,身影穿过双丝织成的密集网影,手中双刀并举直插 她的咽喉。

对手脖颈处覆盖的透明细鳞早在上波攻势中被削去,急于建功的采九儿想要凭借这次突击,彻底刺穿对手的脖子。不料刀锋中处却是一滑,面前的蛇姬竟就此借助正面的冲击。顺势翻身跃下了平台,跌入了下方被红紫两色血液洇满的海水之中。

见对方竟然作此抉择,还站在平台上的采九儿不由得一愣。她原本以为美杜莎将自己引上这个平台是为了分割战场,防止自己被卷入伪神和任源战斗的余波之中。当然这个处理,也完符合了采九儿的期望。

而此刻蛇姬主动跳进了水中,若非有把握绝对不会被伪神无差别攻击,那便是被自己逼到走投无路决定殊死一搏了。当然不管那种可能,都不能放任对手就这么离开。站在边缘的采九儿瞬间做下决断,亦跟着跳入了颜色已经变得十分诡异的海水之中。

跃入水中的采九儿定睛细看,见伤痕累累的蛇姬如条灵敏的海蛇,迅速从卡戎那舞动着如密林般的触手缝隙中穿过,眨眼便消失在了漆黑的深出。当即也摆动九尾,沿着前者消失的方向,快速的追了上去。

然而刚刚还状似无序的大片触手,在采九儿靠近之后立刻表现出激烈的反应。化作条条夺命的长索,向狐女狠狠的绞杀了过来。早有防备的采九儿立刻右手拈决左手控刀,九条长尾也如条条凶悍的白蟒,向攻击过来的触手反绞过去。

力施为的采九儿当然不会逊色于一头无智的伪神,况且作为自己曾经参与设计的物种,对于后者的特性她亦是了如指掌。只是吃了后者这番干扰,狐女追击的速度不免大大的降低了下来。几息之间,就被逃窜的蛇姬甩开了距离。

而潜入水中的美杜莎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她很清楚若是就这样直接令卡戎让开出口,很难摆脱后者的追击。要向从这个局面下脱身,必须让伪神彻底绊住对手。因此她并没有游向被触手堵住的出口,反而转头朝竭力抵抗卡戎的任源游了过去。

即便这座可容纳千人集会数十米高的中央大厅空间奇大,但是对于卡戎来说还是有些太小了。纵然水中是伪神卡戎的主场,可在这个对它来说只是“稍微”大些的罐子,还是让它感到颇为局促。面对一味拖延死扛的前者,短时间内却也无法建功。愈发暴躁的巨兽连连怒吼,震的整座大厅都跟着晃动不易。

打战斗开始就居于劣势的任源,完是靠强大的恢复能力,和占据主场优势的伪神卡戎做着最血腥的对拼。仰赖着手中罪衍的锋锐,用近乎以伤换伤的打法做着收效甚微的抵抗。虽然避免不了被卡戎神出鬼没的触手,不断的扯走血肉。但是边撤边打的战术,也让后者找不到吞掉他的机会。

悄悄潜过来的美杜莎,一眼便看穿了这被任源勉力维持的平衡。当即几丝冷笑浮上了嘴角,将自己隐藏在无数散发着强烈异常波动的触手中,翻腕摸出那把诡异的匕首,无声而又迅速的朝后者游了过去。

疲于抵抗的任源突然察觉到来自身后的,属于神躯碎片的异常波动。顾不得探到面前的粗大触手,强行转身抬手便是一剑刺去。完解放的罪衍锋利的惊人,疾刺的剑尖正中那柄诡异的匕首刀身,**了粗短的触手之中。

“糟了!”在这刹那之间,他便看清了被自己挑在剑尖上的只有一把诡异的匕首,而本应握住这柄匕首的主人,却并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再想立刻回头之时,便已经晚了。

和被卡戎触手咬中相比截然不同的剧痛,在他的腰间散发开来。一股奇异的力量扯开他的身躯肌肤,朝着内部疯狂的钻去。随即开始对着他的血肉脏器大快朵颐,贪婪的吞噬起来。仿佛想要将他整个人都活吃下去。

最可怕的,还不是对血肉上的蚕食。就连任源的现实之力,以及他本身的存在感都在此刻,被前者侵吞夺取。这暴虐而又凶悍的力量,想要将所有与自己不同的现实侵蚀殆尽的做法,毫无疑问来自于真正的异源。

回过头来的任源正看到蛇姬那妖艳的脸庞,消失在了卡戎密密麻麻的触手中。低头看向自己的腰部,一把和自己挑在剑上匕首一模一样的利器,正深深的没入肌肉之中。连灵魂都要撕裂的可怖剧痛,自伤处迅速的扩散开来。

情知拖得越久越麻烦,任源无暇他顾探手攥住刀柄,猛地将其拔了出来。只不过在他身上插了短短一息,原本粗短的触手刀身就变得又阔又长。无数狰狞鲜红的倒刺上,还牢牢的挂着他的血肉。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口器,从刀身上浮现出来,贪婪的吸取着周围的一切。

这番遭袭令任源幸苦维持的战线彻底崩盘,就在这一插一拔的功夫,卡戎的触手早就趁机将他牢牢的缠了起来。再无转圜余地的任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越来越多的触手捆成肉球,然后送进了敌人那颗满是利刺的紫色脑袋上,离自己最近的嘴巴之中。

看着便生獠牙的血盆大口离自己越来越近,最终任源也只能无可奈何的骂道

“操特么的…”

偷袭得手后的美杜莎立刻掉头向最深处游去,被卡戎吞掉的任源即便不会被消化,短时间内也做不了什么了。而拿下了任源的卡戎则会转头,力对追下来的采九儿发动攻击。这就给自己逃跑,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迅速游到被卡戎触手堵塞的出口,美杜莎抬头看向上方已经找上了狐女的卡戎,长长的舒了口气。转身将完赤裸的身体,贴到了封锁出口的触手之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