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人的法诀之声在山峦之间回荡,又从四面八方闪耀着光点。

丈夫听过这招,此乃门派之中的绝代杀招,‘万剑归元’,千万仙剑结成大阵,威力强霸不弱洞虚雷劫。

他手中只有一个洞虚境界高手的尸体,自忖连这尸体也抗不过这媲美雷劫的一招,更不论其它耗尽天材地宝也没有扛过雷劫的修士尸体了。

“行啊你,不愧是号称跟我并驾齐驱的年青一代,手中到底是有些真章。”

他敛起了轻浮,转而开始逐渐认真了起来。

现在的他心情略有复杂,当初他加入山门之时有过幻想,有过跟这个与自己齐名之人殊死一战的幻想,故而今日既拼高下也决生死,也算完成了他多年的夙愿。

这招‘万剑归元’威力大是大,招数一出难以抵挡,但其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蓄力时间过长,很容易在出招时打断。

偏偏在发招之时,施招者不能停止念出法诀,故而打断这招有两个选择,其一是立即攻击施展招数之人,其二便是再召唤出许多尸体阻挡这些萌芽之中的剑意。

两者一比,自然是前者好些,丈夫心中虽有一丝慌乱,却也不甚惧怕。

他看着释放招数的师兄,死死盯着,眼波里现出一些情节。

“你难道不知道这招的弱点?你距离我这般近施展招数,难道是嫌自己的命长?”

他围着师兄走了一圈,看着他沉静的面容几乎与自然融入一体,心中生出感慨。

若不是他与自己妻子有染,若不是他当着众多仙门道友的面折损他的颜面,说不定两人还能成为极好的朋友。作为有同样天资、同样实力的两个人说,定会有很多的话可以说。

而这些,都随着师兄在众多仙门道友面前的那一闹而烟消云散。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更遑论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将此事公之于众!!!

“师兄别再挣扎了,且赴死吧!!”

他手指又是一勾,铃铛摇出一声脆响,“叮铃铃”,踏在云端的那具洞虚境界修士的尸体应声而动,破空而来,中途双手凝聚奇高的术法,两道蓝紫色的火焰包裹着极寒的冰晶跃然于手掌之间。

这术法乃是这尸体生前极其自负的法术,招式一出惶惶之威不敢直视。

他手指又是一勾,勾得更多得修士尸身爬出地面,大大小小,强弱不分共有数万个。

有些肉身已烂,只剩下一副白骨,但其中三魂六魄尚有一缕,勉强可以使唤。

数万修士的尸骨在半山腰处浩浩荡荡的集结,将原本如洞天仙境的山峦涂上了一抹诡异可怖的神色。

召唤出这多修士的尸骨,丈夫的面色也逐渐变得诡异了起来。满眼的血丝看起来十分凄厉,飘飞的秀发映出血红的颜色。

他这术法也有弊端,便是极其容易被这术法反噬入魔。

操控尸体不是正道之法,这法器原本也来自于魔界,但他门派偏偏获得了这法器,又恰好参透了施展法器的术法,这才能以正道之心运用邪道之法。

施展术法者需要道心稳固,如严寒之中的松柏昂首屹立,不受万物侵扰,只有这般才能在魔气侵扰之下免于堕入魔道。

他极其小心翼翼的将术法施展开来,这已经是他的临界点,身体承受魔气的临界点,只要在多操纵一具修士尸骨,他便会堕入魔道,万劫不复。

虽看起来依旧潇洒飘逸,其如强弩之末却是师兄想象不到的。

那洞虚境界修士尸身突袭而来,带着无上的玄功与威力向师兄头颅抓去。

这一抓有排山倒海之力,撕裂空气呼啸而至。

“碰!!!”

一声巨响传到耳中,整个山岳都颤了一颤。

那一抓被阻隔在距离师兄头颅三寸之处,周身突然现出光幕有如实质,甚有威力的一抓竟被这光幕挡了下来。

师兄口中喷出些许鲜血,面色红润的诡异。

这道光幕是‘万剑归元’的余威,竟可匹敌洞虚境界强者力一击。

丈夫惊慌了起来,满是血丝的眼睛之中露出些许可怖的神色。

“你、你竟会这样??!!你竟将自己作为剑阵的主剑!!!”

‘万剑归元’乃是一柄主剑引导剑意,吸纳山川精元作为辅剑组成剑阵的招式,主剑必须由天材地宝所制成的无上法剑才能引导出‘万剑归元’的威力。

若是主剑威力不足,则引导不了山川精元,甚至众多山川精元反客为主,使得施展剑招之人被其反噬。

而师兄手中长剑虽是一方宝物,但与这钟灵毓秀的山川所蕴含的精元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故而要施展此招,必须由跟山川精元力量相匹敌仙剑。

师兄早已料到这点,他也清楚的知道这招式乃是他目前所不能用的。

然要对抗拥有魔界铃铛,可以驱动亡者尸身的丈夫,他又不得不以这招相抗,故而以一身修为为引作为主剑,手中长剑作为第一辅剑引导强大的山川精元。

从他逐渐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时候,便决定以这招斩杀丈夫。

丈夫看了看其它修士的尸体,只见他们各自扑向了山川精元,纵使成功扑灭了一些,然人力有限又如何敌得过广袤的自然,几个瞬间过后十有八九已经灰飞烟灭。

他又看了看师兄的脸,心中思忖,“方才洞虚境界的修士一击不得,却令他口喷鲜血,既然另一个方法行不通,只能选择第二个方法,趁剑阵没有结成,就地将他格杀!!”

想到此节,丈夫拿出铃铛奋力摇晃,一串响声穿入耳中,使得师兄神魂不稳,头疼欲裂,喉头一甜竟又要吐出血来。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更恐怖的是洞虚境界修士的尸体听到铃铛响声之后,发了疯似的攻击而来,向着光幕一次又一次施展最强力的攻击。

一下、两下、三下。

光幕稳固如初,但随着师兄连喷三口大血,颜色已经变得暗淡。

四下、五下、六下。

光幕颜色越来越淡,师兄也身受重伤跪在地上,随着“咔咔”几声脆响已经显现除了蛛网般的裂痕。

丈夫见此面漏喜悦之色,如此猛烈的攻击下去,就算击破不了这个光幕,师兄所受的伤也好不了了,到时候施展出来‘万剑归元’的威力也会大打折扣,又有何可惧??

再看师兄已经伤的站不起来了,跪在地上的样子似是在臣服。但他口中咒文依然再念,即便他已经伤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即便他的脊背再也不能挺直。

成千上万的山川精元已经汇聚成了剑意,相信再过不久,这些剑意便会成型组成大阵。

丈夫心念一动,暗中加了一把劲,使劲晃动手中铃铛。

铃铛一响,洞虚境界修士的尸体咆哮了一声,使出浑身解数,雨点般的招式向着光幕拼命打去!!!!

“碰!!”

随着一声脆响,光幕碎裂,击杀师兄就在此刻。

丈夫目光之中露出喜悦,甚至连漫天的乌云也显现出了格外的欢腾。

“快杀!快杀!!我要他死!!!”

他手中铃铛越摇越快,洞虚境界修士的尸身两手一抬,高举头顶,将天地极阴之气吸纳掌心之中,空气陡然冷了许多,招式狠辣阴毒可见一斑。

两个呼吸后,一个饱含玄妙与阴气的黑色球体跃然于两掌之上,球体之上电光闪耀,发出雷霆般的爆响。

那修士尸体向师兄头颅一砸,带着球体山呼海啸般砸来。

师兄眼见死在顷刻,却突然间嘴角勾出一抹浅浅的、诡异的笑容。

这副笑容比那黑色的球体更加阴冷,更加邪恶。

他缓缓站起了身,顶着那个黑球站了起来,轻松非常!!!

再看他眼睛,已完变成了猩红,连眼白都没了,口中忽而生出两根獠牙刺破嘴唇。

殷红的血液伴着刺鼻的口水流了下来,加上面部完扭曲的神情活像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你、你你你、你是什么人?!!”

丈夫见他这等模样,自先胆怯了起来,说话不禁乱了方寸。

谁知师兄并没有回答,鬼嚎了一声,单手抓像那个黑球,单手微一用力便将那饱含阴邪之气的黑球抓的粉碎。

山间满是阴冷滑腻的气息,令原本如洞天仙境的山峦变得如同人间炼狱一般。

千万山川精元也变了颜色,伴随着无数声脆响,个个白色精元纷纷破裂,小鸟破壳般漏出血红色的仙剑。

千万把仙剑汇聚一处,以他手中长仙剑为基,形成一柄血红的,阴冷的邪道神兵。

师兄单手接过,将球体之上的阴邪之气放入邪道神兵之上令其吸纳,随后咆哮一声,数十米的邪道神兵比在丈夫的脖颈之上。

这一刻他也没有挣扎,任由邪道神兵将自己分做两截。

临危入魔,威力强悍,论心中之痛、悔恨至深,丈夫怎能企及?

一剑横斩,山峦拦腰斩断,青翠树木、丰茂百草,被这一剑变为焦炭!

半截山峦漂浮在半空之上,众多仙门道友肩抗大山,将半截山峦稳稳托起。

云雾见、朦胧中,师父目光呆滞,神情木然,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更没想到他下令杀人不成,竟害的自己的亲生女儿成了年纪轻轻的寡妇。

“孽障,看你做的好事!!”

此时此刻,无论师父说什么,师兄都已经听不进去了,因他入魔渐深,几乎丧失理智。

众多仙门道友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各自点了点头。

“诸位,除魔卫道便在今时!!掌门,你切勿太过悲伤,赶紧收拾好情绪,我等助你清理门户!!”

师父已然怒极,须发竖直,钢髯似戟。

“感谢诸位道友,我早就看出此子定有魔心,故而未曾将小女许配给他,今日各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铲除这魔徒!!!”

说罢,随身仙剑剑向天一掷,众多道友腰间仙剑应声出鞘,归于一处,一个极富道门玄功和天地灵元的巨大仙剑应声而出,这正是正宗的‘万剑归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