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真郡侯?”

“今日入咸阳王宫一见大秦始皇帝陛下,并无外人语。”

“殿中虽有秦国之臣,却不知为谁!”

室利房身侧后的一位光头青年,双手合十,缓缓语落。

对于那位武真郡侯!

他们并不认识。

罗户尊者见过对方,可尊者并未前往咸阳宫。

再加上从入宫到离去,殿中一直都是他们同那位大秦始皇帝陛下对论,并无外人。

“看来……,以往之事,终究有今日之果。”

神容越发之苍老,室利房长叹道。

不远万里从浮屠孔雀之国来到东震旦,以为传播世尊无上妙法,却遇到阻碍,这难道就是世尊给予他们的考验?

“你等以为如何?”

罗户尊者神色平静,对于那个结果有所猜测,故而,尽管有些失望,还是可以承受。

“尊者,我等仿世尊当年,行走十方大地,如何?”

障月一言,自己也未入宫,那会受到相当大的压制。

果然请求大秦始皇帝传道不成,唯有另寻他法,至于放弃传道,万万不行,绝对不行。

“可!”

罗户面上笑意浮现。

“尊者。”

“我等自西方来,观大秦风华,法治苛刻,若然大秦始皇帝不允许我等传道如何?”

“法令落下如何?”

有一人说道。

身入一地,自然对于那里有相当了解,否则,纵然强行传道,也会有其它的隐患。

入大秦之中,可窥这片大地上独特的一面。

法!

相似的东西在孔雀之国也好,却非这般规矩,一法贯之,无人违背。

若有违背!

重罪论处。

那个结果,也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这……。”

“……”

其余赤足光头之人闻此,神容各异,相视一眼,不知道该如何。

若然真有那个结果,无异于他们不能够在东震旦传道。

非所愿!

“世尊之道,乃真正之道。”

“一时受阻当无碍。”

“尊者,若然大秦真有法令落下,不允许我等传道于东震旦,那……我等就先行归于西域吧。”

“那里的土地虽小,民众虽少,仍可得世尊教化。”

“东震旦之地。”

“早晚也会入世尊之法!”

良久。

室利房双手合十,再次沉声一语。

天上地下。

唯世尊法门无上。

东震旦之地,暂时不入并没有什么,岁月长河会证明,世尊之道会明耀千古得。

“南无世尊!”

“南无世尊!”

“……”

诸位浮屠之人不在多言。

先师室利房大人已经说了,他们也当遵从。

******

距离开国首次大朝会过去旬日。

依从始皇帝陛下所语,章台宫内再次开启大朝会!

是否在咸阳宫开启朝会已经不重要了,封国诸侯、郡县一体也该落下一个结果了。

“诸卿!”

“旬日来,朕阅览诸般奏章文书,所语封国诸侯甚多,所语郡县一体甚多。”

“朕都一一阅览。”

“今日,朕便是在这章台宫中,当着尔等国之干臣之前,立下大秦国政根基制式。”

“给事中,颁诏!”

十二锍通天冠明晃威严,帝制长袍着身,始皇帝嬴政立于上首高台上,踱步以观群臣。

该讨论的,旬日来,都讨论了。

该说的,都说了。

自己也都看了。

相邦之言,嬴政不觉得是错。

李斯之言,也有缺陷。

然……无论如何,都需要定下最后结局,今日自己便给群臣一个结局,给那些人一个结果。

摆摆手,看向年轻的给事中,归于帝座。

“陛下!”

“陛下!”

“……”

群臣一礼,没有多言。

然则,一道道目光却依然落在那位王城给事中身上,对于陛下的抉择,他们没有任何人知晓。

相邦不知晓。

廷尉不知晓。

或许武真郡侯知晓,却无人从起口中得知。

“始皇帝陛下行郡县一体诏书!”

“诏曰:朕曾遍观三代制式,封国诸侯、郡县一体对峙难下,各有千秋,朕会同重臣亦有商议。”

“旬日来,再次细细商榷,决议立下郡县一体,自今日起,诸夏郡县立,封国诸侯不存。”

年轻的王城给事中,赢秦王族旁支,得始皇帝嬴政信任着,雅言纯正,声音洪亮。

在此章台宫中,清朗之言清晰的回旋在一位位于会重臣耳边。

闻给事中言,相邦王绾那无比希冀的神色悄然间暗淡甚多,眉目低垂,心情已然沉重。

廷尉李斯眼中则是陡然一亮,面上大喜,陛下之心,自己果然没有猜错,果然没有猜错。

于会其余重臣彼此一眼,各有神色涌动。

无论如何,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无法了,陛下诏书颁下,不日可行。

“何以行郡县一体,朕有数言。”

“一者,自大周天子失势,烽火诸侯并起,数百年之争锋,有乱世之诸侯大国。”

“一一大国诸侯,其制式虽迥异,然并无一一再行封国诸侯者,郡县一体却有不少。”

“分治则弱,如春秋岁月之晋国,六卿分之,晋国则亡,如南楚之国,老世族隐患甚大,国虽大,却不为聚力,为大秦所灭。”

“太公齐国,封国于田氏,酿成大祸,乃有田氏代齐,此般,皆封国诸侯之弊。”

“典籍有语,不行封国,便无田氏、六卿之乱,朕以为,若无封国,田氏、六卿何以生?”

“二者,封国诸侯,其国必小,果然其内法治迥异,欲要争强,必然加重赋税,春秋先例,其国有乱。”

“郡县一体,唯有一国,诸般法令可随心而变,可得安稳掌控诸地诸民,朕以为然!”

“三者,朕为诸夏万千岁月计,上古三代以来,诸夏皆行封国诸侯,诸侯固守一地,不为诸夏念。”

“是以,三代以来,文字迥异,雅言迥异,钱币迥异,车道迥异,度量迥异,虽为数千年三代之国,真以为如一之国。”

“楚国坐拥江南数百年,将那里的土地封给重臣,数百年来,其地无所进,百越仍为百越,诸夏无所进。”

“诸般种种,非朕所观诸夏。”

“朕欲以观诸夏,则诸夏法令归一,则千万里一统之大国,诚如此,北胡匈奴疥癣之患,也不会有大周以来千年之患。”

“文字归一、风华归一、车道归一,万民归一,郡县一体大成,则诸夏归一,此等之国当为恢宏。”

“当万世不坠!”

“此为大秦一天下新路也,大秦统御诸夏,当为诸夏计,不为赢秦一姓计谋,不为老秦人计谋。”

“朕决断朝纲,废封国诸侯,分诸夏大地为四十二郡!”

“法令如一,官制一体,治民之权于国府,决断于皇帝,上下通达,一体如臂挥使。”

“诚如此,权不出多门,诸夏少生乱。”

“始皇帝陛下元年夏!”

给事中的声音仍在明亮通阔的章台宫内回旋,然大秦制式已然落下。

废除封国诸侯。

郡县一体上下。

分天下四十二郡!

政令上通下达,如臂挥使,成为崭新的制式体制。

“诸卿以为何?”

始皇帝嬴政坐于上首静静听着,那是自己亲手写就的诏书,都是自己所想。

大秦崭新的道路是什么?

定然是同三代以来的道路不同。

三代封国诸侯,大秦便郡县一体,虽有阴阳弊端,可……有大秦法治落下,当可当救。

大秦统御诸夏,当为诸夏计谋。

若然为一家一姓之计谋,封国诸侯岂不更妙?

果然诸夏整治安稳,则大秦安稳,大秦安稳,则始皇帝之位可绵缠二世、三世……直至长久。

“陛下万岁!”

群臣文武有所动静。

周清立于右侧尊位,拱手一礼。

想不到皇兄还是立下了郡县一体。

当然,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是难度略大而已。

“陛下万岁!”

“……。”

群臣相随,尽皆万岁之音。

相邦王绾也是一礼,陛下论证虽佳,却非自己所愿,既然陛下乾刚独断,则……自己这个相邦位置,或许也是时候退下了。

……

……

“将诸夏划分四十二个郡!”

“公子,待赵佗他们将五岭之南拿下,会有崭新的郡出现吧。”

“还有北边的胡族,还有河西西域诸国。”

大朝会的事情流传挺快。

待周清归于府邸之后,连雪儿都知道了,执手宽衣,说道四十二郡,说道诸夏其余地方。

“自然!”

“接下来的郡会多出不少。”

四十二郡!

岁月长河中,大秦初立,乃有三十六郡,现在则是变成了四十二郡,多了河西之地的郡县,多了南楚的郡县。

“这么多的郡!”

“部统辖于咸阳,那……每天得有多少奏章文书。”

“怕是成百上千吧。”

“一天便是成百上千,但有堆积,数千上万?”

弄玉亦是惊叹。

封国诸侯、郡县一体,她们在公子身边听了不少,自然知道缘由,今日陛下取郡县一体,也在意料之中。

倒是一下子划分了四十二个郡。

是不是太多了?

当年公子总管督辖四郡要务的时候,政事堂那里的芊红姐姐便是忙碌,陛下统御四十二郡。

当会更忙。

看来,成为天子皇弟尊位,也非那般轻松。

“哈哈哈,你等倒是一言中的。”

“四十二个郡,的确有些多了。”

“陛下之意,乃是弱化郡县之力,集权于咸阳,你等所言自然存在,一日成百上千的奏章文书,自然庞大。”

周清单手抚摸着弄玉那梳拢凌云长髻的秀发,很是赞叹。

能够看到这一点,不错了。

之所以设立那么多的郡县,一则是为了更好的贯彻秦法,统辖诸地,另一则便是更好的加强中央对于四方的统治。

郡县弱,则咸阳便强。

果然诸夏就划分三五个郡县,那……场面又不一样了。

“芊红以为,将来或许在四十二郡之上,还会有总督一职。”

“如公子当初的总管督辖四郡一职,命重臣,领数郡之力,以为更好的传达咸阳之意。”

“由咸阳直接一并统辖四十二郡,过于繁琐了。”

白芊红早就有咸阳宫传来的消息。

分诸夏为四十二郡,实在是太多了。

成百上前的奏章文书倒也罢了,有咸阳的国府和咸阳宫,倒也可以处理,却是……郡县太多太多,咸阳不一定可以面面俱到。

如公子总管督辖四郡之职,完将四郡一体部拓展了,那便是不错的演变,也是不错的官制。

“总督?”

“也许吧。”

“现在来看,没有那个必要性。”

“果然设立总督一职,则于陛下来说,同封国诸侯无异。”

周清赞赏的看向芊红。

果然得自己之心,诸夏之大,接下来随着大秦疆域得扩张,将来划分为五十个郡都有可能。

五十个郡!

那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和数郡之力,并为总管督辖的总督镇守。

未必不会有。

然则,现在是不会存在的。

皇兄的性情,自己了解。

若非自己身份特殊,也不会在自己身上出现总管督辖四郡的重任。

“的确。”

白芊红颔首。

总管督辖数郡,在某种程度上和封国诸侯差别的确不大,就算真的要有总督职位出现,估计也有很大的限制。

眼下来说,秦国没有这个必要。

待有需要的时候,再设立也不迟。

“晓梦闭关这是第三天了吧。”

换了一身常服长衫,所以坐在软榻上,忽而想起来什么。

往常这个位置上,坐的都是晓梦那丫头。

三日前,同自己性命交修,灵觉有感,直接闭关,至今还没有出关,根据自己的灵觉感知。

此刻晓梦已经彻底道化阴阳,虚空一体了。

待自己那种丹药炼制出来,稳固玄关也不难。

当然,就算不服用那种丹药,以自己之力,也可以相助晓梦快速稳固境界,掌握玄妙。

“焰灵姐姐和大白一直替晓梦护法呢。”

“咸阳之内,当不会有侵扰。”

云舒将新出炉的点心端上前来,说道晓梦的事情。

晓梦率先破开虚空一体,对于她们还是很有压力的,尽管自己对修行没有太强的天赋,实则……也是想要破入那个境界。

“公子,那些大光头还不准备离开咸阳?”

“陛下都已经落下诏令,暂时不允许浮屠之人在诸夏传道。”

一袭单薄的海蓝色纱衣着身,雪儿明媚近前随伺。

语落咸阳近来发生的有趣事情,浮屠那些大光头无疑是其中的关注点,咸阳宫陛下有诏令下达。

不允许浮屠之人在诸夏传道,虽然不是永久,起码……暂时不允许。

可西城行署内的那些大光头还一直没有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