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巢镇位于大陆北方的交通要道上,镇子虽,却很是繁华。镇子上有一家居酒屋,做得一手好酒好菜,远近驰名。就连忍者们——如果没有任务在身的话——也会走进来,或酌几杯,或一番畅饮,或低声细语,或高谈阔论,使居酒屋变得格外的喧闹。新年刚过。深冬的这一日,镇子上空飘着鹅毛大雪。恶劣的气让人格外留恋于室内的安逸,连行色匆匆的忍者,都禁不住温暖的诱惑。这一,镇子里的居酒屋里挤满了客人,大厅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气氛火热。靠着门口的桌子上坐着四个云忍忍者模样的中年男人,他们一边惬意地喝着热饮,一边声谈论着忍界最新的动态。“……喂,听了吗?上个月,那个‘晓’,把水之国的尾兽给夺走了!”矮个子的忍者像猴子般缩在座位上,低声道。“不会吧?”坐在旁边的一个相貌平平、脸上却留着一个又狭长又丑陋的刀疤的忍者下意识也伏低了身子,轻声道,“不是木叶也派人过去支援了吗?合两个村子的力量,都没有成功狙击到晓吗?”“我认识个高层的朋友,他那次晓连首领都亲自出动了,”坐在桌子对面的壮硕汉子瓮声瓮气地道,“听木叶也派出了他们的顶级战力,在水之国那片海域跟晓狠狠打了一场,连海啸都打出来了。”听到这,最后那位一直沉默着闷头吃饭饮酒的精瘦男子也来了兴趣,抬起头来饶有兴趣地听了起来。刀疤脸的男子又道:“木叶的顶级战力……该不会把三忍的自来也拉去了吧?啧啧,那还不得打个翻地覆?”壮汉却是轻蔑一笑:“自来也算什么?我那朋友,木叶派出去的忍者,实力起码比自来也强十倍以上!”“十倍?”三人齐齐望向壮硕忍者,眼神中不仅仅带着震惊,还夹杂着怀疑、鄙夷的态度。“没有十倍也有七八倍吧!至少五倍,不能再少了!”壮硕忍者干笑一声,知道自己吹过头反而没人信了,连忙改口道。只是经这么一改口,其他人反而更不信他的话了,纷纷对他起哄、揶揄起来。“5倍绝对是没有的,我知道你子最喜欢吹牛皮!”那精瘦忍者插话道,他将杯里的温酒一饮而尽,一边砸吧着嘴眯着眼回味,一边着,“不过木叶有个实力比自来也还强的高手,这倒是真事。”“真的?”“是谁?”“难道是卡卡西?”三人立刻凑近过来。精瘦男子自顾自地又倒了一杯酒,一边口口地酌着,一边略带得意地望着凑上来的三人。吊足了胃口,他才道:“嘿,你们不都见过吗?前不久出使我们云忍村的那个木叶使者,五代火影的弟子,长得很漂亮的那个!别被那家伙的外表和年龄迷惑了,她真的超强!”“我想想……是叫春野樱吧?”刀疤脸忍者皱眉思索了一下,突然醒悟过来,“她才十六岁吧?比三忍还强,开什么玩笑!”刀疤忍者一脸不信,但是左右看看,那壮硕男子和猴子坐相的忍者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有几分惊疑:“喂喂,你们该不会也信了吧?”“我刚才的就是春野樱。”壮汉一脸严肃地道,“向雷影大人发誓,我的都是真的,没有夸张,也没有扭曲编造!我那朋友,春野樱以前跟晓的人交战过好几次,不仅每次都全身而退,甚至还亲手干掉过几个!”刀疤脸和猴子俱都侧目望去,一脸“开玩笑的吧”的表情。就算这家伙喜欢夸大其词,可把水分挤一挤,那春野樱也得是跟晓正面做过几次,起码干掉了一个成员的狠人啊!“怎么可能?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难道她继承了什么厉害的血继限界?”“我听她是平民出身的忍者,跟那些血继家族完全没有关系。”两人面面相觑。精瘦男子哂然一笑,道:“一开始很多人也像你们这种反应,但事实就是事实。我给你们个事,我亲眼见到的……”这云忍的是春野樱向雷影递交国书的时候,发生的那场冲突(详见498章)。虽然没有真的打起来,但在众目睽睽之下,春野樱正面硬钢雷影,而且没有落入下风,这已经很能明问题。他的亲眼所见,自然比道听途的东西多了几分服力。享受着众人洗耳倾听的目光,得兴起,他又爆了一个料,得是春野樱带着宇智波家的余孤与晓的人在海上战斗,离岸边极远,结果战斗的余波居然在一内激起了两次海啸。这家伙不愧是能亲眼目睹木叶使者递交国书的忍者,地位比其余三人高了不少,八卦到的东西也比那壮硕男子精准、靠谱多了。旁边那桌独坐的一个云忍听这边讨论得热闹,好奇地瞥了一眼,正好与得滔滔不绝的精瘦男子对上视线,后者一个激灵,兀地止住话头,脸微微一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酒喝出来的),抬手致敬道:“啊……见过鳞泷大人!”鳞泷右近皮肤黝黑,面容刚硬,背负长剑,是个特别典型的云忍忍者。身为精英上忍,他也担当得起“大人”这样的称谓。“是安城啊……”鳞泷右近眉头微皱,“你们任务完成了吗?”“完成了!”安城拘谨地应道,“正在回去的路上,因为大雪封山,所以来这里暂歇。”云忍上忍仍然皱眉,训斥道:“任务完成了就早点回去,不要在村子外过多的逗留。”“……是!”四人缩着脑袋回道。鳞泷没管他们,三两下便把碟子里的食物扒拉干净,起身离去。走到安城身边时,他顿了一下,拍了拍精瘦男子的肩膀,低声道:“有件事与你们四个听,不要向外村的人传。”四人表情一凛。鳞泷话间似乎用了某种秘术或幻术,声音正好压到只有他们听得清楚的份上,跟之前四人鬼鬼祟祟的耳语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据可靠情报,木叶上忍旗木卡卡西率队在这附近出没,似乎在执行什么任务。除了拷贝忍者以外,木叶派出的其他忍者也都是些高手,千万不要大意!”着,他缓缓伸出左臂,露出了被层层绷带包扎的伤口。“这是我见那个最弱的白眼少女落单时,想试探一番,结果被留下的伤口……”(两章连发,后面还有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